七歲前的記憶幾乎是空白,依稀有海風徐徐吹過,一片荒原般的寂靜。眼睛睜開是光影錯落下,舅媽拉著她的手告訴她,這是媽媽、這是爸爸、還有哥哥。她張嘴,雙眼巴眨巴眨,盯著地上的任天堂,沒有說出口的事情是這個家庭幸福到不需要她的介入。

  八歲那年,母親顫抖著手在她小小的床邊寫下一串數字,「如果有事就打這支電話喔,這是附近的警察局。」扯出一抹微笑,語調很輕很飄很遙遠。那年她沒問出口的是,什麼才叫做有事。

文章標籤

舒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