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文化,有著千年的思索,卻經歷過百年的流離,是何其不幸!

 

  哲學家維根斯坦說:「學習一種語言,是在學習一種生活方式。」語言、姓名,不論對哪個族群都有意義,而我們又憑什麼以在上者之姿剝奪別人的生活方式呢? 強制入漢姓,更是一種我族中心主義。同漢人,原住民族的取名也有其獨特意義、更背負著家族的期待。

 

  紀錄片中,我很高興能見到許多的原住民族仍保有傳統的祭典和習俗,但點點零散在蘭嶼上水泥屋,不忍讓我回想起兩年前與班上的原住民族同學的對話,「你們還住在石板屋裡嗎?」「當然是水泥屋啊!」興許這就是現代化抵擋不住的浪潮,讓我們追求方便卻遺忘了傳統。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看到戶政事務所對於原住民族入漢姓一事是漫不經心的,竟有一位達悟族的男性被改名為「陳碧蓮」?還有「路人」等如此隨便的名字。不只可以見得當時行政單位的草率輕忽,更可以發覺,漢人的姓名系統和原住民族的漢人系統是不同的,怎麼可以要求兩種不同的文化融合、甚至是利用政策使其中較不掌握政治權力的文化消失呢?

 

  傷害已經造成,重點是未來的路要怎麼走。我認為,政府應站在一積極主動的角度、對於恢復原名應該要更加地友善,而不是用繁複的正名手續使人卻步不前。歷史的傷口不會消失、也不會遺忘,但是我們可以選擇原諒。或許路途漫漫、或許遍地荊棘,但一定會有那麼一天,我們會站在相同的一片藍天下,為自己的族群和姓名大聲歌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聿

舒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