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晚的海風有點鹹,我靜靜坐在這我從不知她芳名的美麗沙灘上凝視著前方。花瓶岩比我離開那年消瘦了許多,海風之下,我長大了;海風之下,妳少了記憶裡的那份雄壯。毫無顧忌地躺在沙灘上,我脫下文明的衣裳,任回憶肆意蔓延。

 

  小琉球是個面積不大的珊瑚礁島,無法種植,所以島上的男人們唯一的頭路就是出海捕魚,記憶中的舅舅總是帶著濃濃的魚腥味、偶爾才歸來。有一次舅舅在歸來之後放下漁獲帶著我上船,年邁的船長駛著船帶我出海。波光粼粼、一碧萬頃,海是那樣遼闊,像傻了一樣我無法不使我自己注視著海面,太美了。海上的男人是那樣的漂泊,多年後我才知道,舅舅的妻子早就跑了,舅媽這詞於我而言是沒有意義的詞。但舅舅依舊一肩扛起家,父代母職,即使長時間出海,也不忘請鄰人代為關心孩子。

 

  記憶中的舅舅滄桑卻也快樂,看著他,我看到了小琉球就算年年被海浪拍打,也不熄滅的樂觀。其實小時候的記憶早已糊去,但永不忘的,是這花瓶岩的壯麗、那大海的遼闊和舅舅的身影。小琉球是這樣的美麗,文明來襲也擦不去海島上的熱情,久違這座小時候居住過的島嶼,她依舊給我無數的夢想和勇氣。小琉球,謝謝妳這麼美麗。離去之前,我用手撫摸花瓶岩,有些疼卻也是孩提時代的回憶。有一天我會老去,但我相信如此動人的妳會依舊佇立在此地,等著我這被文明洗盡的海之女回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聿

舒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