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這篇文章沒有要仔細談鶯歌,因為這次出門是花公司的錢,所以鶯歌留著公司文章談(請看右欄「舒聿帶你一起聽‧旅行」),也不會有照片,因為除了我的自拍照之外的照片都會給公司用,應該沒有人想看我的自拍照吧,所以就是沒有照片。這篇文章要聊的是Hostel和旅伴,比較多的是個人驚恐的碎嘴和抱怨。總之公司文章裡面不能講的,我都會講。喔對我要澄清,我凌晨三點決定的是我要在那邊過一夜,景點的部份我都有準備好再去,請大家不要害怕,我是有認真在做事的。

 

Hostel:凡是異教徒的心靈都是脆弱的

 

據我所知鶯歌只有一家Hostel啦,所以就是那一家了。我一進去的時候沒有太大的感覺,是到2樓的背包客房之後才發現,怎麼睡覺的地方會有教宗的演講海報啊。我沒有太上心,直到我發現1樓和2樓的公共空間有耶穌的照片……相對於基督教/天主教,我毫無懸念是個異教徒,雖然數量不多,但是對我來說根本就是一個move就會看到耶穌啊!而且房間裡面的教宗,因為我側睡,所以我睡覺到一半只要眼睛打開就會看到教宗……我真的有點嚇到,雖然沒有任何人要跟我傳教就是了,不過說好的不偶像崇拜呢?是用2D呈現就沒有關係嗎……而且身為一個異教徒,我真心覺得神明還是放在神明廳或者錢包皮夾之類的地方拿來拜或護身就好了。

 

Hostel:旅人為何而來

 

我知道我為何而來,春假踏青、公司文章、想要一個人出去走走、對日長生活的疲倦逼到一種極致了。但是我一到Hostel,前店長介紹景點的時候第一句話就是,「其實我建議你們去三峽啦,鶯歌滿無聊的」。我非常非常傻眼,傻眼到我很失禮的問「那你幹嘛來住這邊?」,他的理由很合理,因為這裡有火車站。真的滿合理的,合理到我在思考我對於「民宿」、「Hostel」的想像是不是太不世俗了。他這樣說也沒有錯,畢竟熱情是可以拿來製作成商品販售的。

所以,我好像該靠近現實一點點了(笑。不過他人還不錯,而且推薦了我非常美的景點和好吃到讓人感動的牛肉麵。

 

旅伴:這個真的不是可以勉強的

 

其實我有猶豫要不要談這個,畢竟對對方有點失禮。但我覺得旅伴這件事情是不能勉強的。我們不認識,是同一天入住Hostel,太陽已經快下山了,所以能去的景點不多,我們很順的就同行了。我盡量努力了,但那一天我始終沒有辦法放鬆、壓力比平常做公司文章大很多很多。我是一個很不怕死的編輯,很多地方甚至是山上我都是自己一個人跑景點的,這是我第一次在旁邊有人的狀況下跑景點。可能個性不是特別合、又沒有談得來,有時候我會覺得我被干擾了。而且還要講話,對我來說還要一邊思考這些景點要怎麼做、怎麼呈現、哪裡是重點,非常的累、非常疲倦,而且自由度下降很多。完全感覺不到平常做景點那種邊花公司錢邊工作邊玩的心靈開闊感。這件事情也讓我整個對鶯歌的印象差很多,雖然我第二天我有自己把印象補回來一點點,但我還是覺得浪費了我一天的時間。

心情還是很糟,完全沒有獲得滿滿的踏青愉悅感,只有我預期中的40%吧。把對那些偶遇旅伴有美麗想像的文章都塞進垃圾桶中,這種東西是很吃運氣的。而且另外一個心得是,只要我還繼續當旅遊編輯的一天,我就不會再讓任何人跟我一起跑景點,好累、真的好累。但是我仍要感謝我的偶遇旅伴,帶我看見了一些如果我自己去不會看見的事務。不過以後我還是一個人跑景點就好,公司的錢不要這樣浪費,而且我想要在鶯歌住一天,就是想要丟掉平常的疲倦感,但就是,可惜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聿

舒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