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ZE街舞世代  

314BLAZE街舞世代

基本上就是看個賞心悅目很愉快。

會跳舞的朋友說多數的舞者都是專精lockin’所以舞也以lockin’比較多。

 

2014舞王爭霸賽  

3152014舞王爭霸賽

滿好看的,但是我是外行人所以只獲得視覺上的享受。

那時候有寫心得但是沒有貼出來,所以就附在此文中。

 

  先談表演本身,摩登舞主要由男性領舞,女性處於被動乃至於附屬地位;而拉丁舞則像是一場考驗默契的馬拉松。摩登和拉丁交錯著看是一種很微妙的感官體驗,一下是典雅而一下卻換成了熱力奔放。但所謂摩登也不如傳統認知的那樣古典,也有像四塊步一樣輕快的步伐,拉丁也可以抒情性感。但是我很好奇,在標準舞學習的環境,摩登與拉丁的場域中是否會有不一樣性別權力關係的呈現,我想這可能會是一個很好的人類學題目。

  讓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來自俄羅斯的舞者,一個比一個還要風華絕代。我想原因可能來自於冷戰時期,體育賽事變成意識形態的一較高下的場所。專制體系中,高效率高密度的運動選手培養造就了無數的運動家,冷戰時期也不乏有西德或者美國政府偷偷將選手送去東德或東歐培訓的傳聞。雖然蘇聯已經解體,但俄羅斯強悍的運動實力依舊不容小覷。

  再來談談比賽以外的事情,先是主持人要求觀眾做兩件事情,波浪舞與跺腳表示臺灣人獨特的喝采方式。向國際訪客表達台灣特有的熱情傳達方式固然是樁好事,波浪舞也不是很難的事情,但問題在於跺腳聲。跺腳是一種肢體語言,就如同掌聲一般,在台灣或者英美歐洲等地可能是表達喝采、但是在西藏卻是驅逐惡鬼的儀式,在不同的文化體系中各有其不同的意義。跺腳這件事情在台灣是否代表喝采,我已深存質疑,而將這樣連台灣人可能都不會認同意義體系呈現給貴賓,帶來的恐怕不是驚喜而是驚恐,甚至是強烈文化震撼和文化誤解。除了文化方面的考量,更有建築安全的問題。小巨蛋是屬於社會大眾的,拍手本身不會造成建築本體的傷害,但是跺腳會。我們應該要愛護大眾的共有財,而不是自以為是的破壞後還沾沾自喜、自鳴得意。

  其次是來賓致詞,當我聽到本國高官說出有來自「蘇聯」的貴賓,內心不忍波濤洶湧一番。蘇聯早在1991年解體,為東西冷戰劃下句點。當今現世,何來蘇聯?蘇聯解體距今不過23年,想必在那高官生命歷程之中。為什麼他可以毫無懸念的說出蘇聯這兩個字?是臺灣的基礎教育不夠普及、歷史文本不夠豐富?我們的政府官員只在意下次能不能當選、能不能貪汙?不論是哪個環節出錯,無疑都是一件丟臉到國際上的大事。

  總體來說,這是一個非常好的表演,同時愛心公益、回饋社會的舉動都值得大眾讚揚,但在這些肉眼可見、清楚言明的文化知識之外,唯有深水才能靜流、靜默隱含的文化素養,該何去何從?國際賽事紛紛在台灣這片土壤上發光發熱是件很好的事情,但當我們的文化素養追不上國際登台的的速度,又會鬧出什麼樣的笑話?值得慶幸的是那為高官是用中文致詞,而翻譯說的是Russia,不是Union of Soviet Socialist Republics。否則一場美事到最後可能淪為國際笑話,乃至於國際糾紛。

 

臺北藝穗節四部  

914/臺北藝穗節:矛盾的很自然

基本上就是,我看不懂,我跳Lockin’的學伴也看不懂。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舒聿

舒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